相关连接

医院高药价降价现行机制行不通
打印本篇文章    关闭窗口

 近日,媒体报道了《同一种药医院比药店贵两倍》的新闻,引起各界广泛关注。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就点评说:“这是实实在在的民生报道。按理说,我们政府招标是希望找到物美价廉的药品,这件事则反映出我们的招标还存在问题。”一些热心读者也纷纷致电,提出解决药价虚高顽疾的对策,对此,记者请专家一一点评。
 
  对策1
 
  医院提供处方患者出街买药
 
  读者陈小姐表示,自己去医院看病,很多医院都没有提供电子处方,只有付款后才知道药价,此时再想去外面买药也不好意思了。为此,她希望医院能在患者就诊时就给出电子处方单,并附上价格,让患者可自由选择在医院买药还是出街到药房买药。
 
  专家点评
 
  这种要求完全合理
 
  对此,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务部副主任蔡湛宇说,部分小医院不开处方单是担心有“走单”的风险,即怕市民拿单出去买药;还有的不法医疗机构采用代号的形式来开处方,目的是为了把劣质药提高价来卖。“但大医院一般都不担心这点,只是有些医院采取了电子化操作,直接后台就可以传去药房,所以没有另外附给患者。”蔡湛宇说,市民的这个建议完全合理,而且可监督医院完成。“如果医院医生不提供处方,那则违反了处方管理规范;如果处方写不清楚,则违反了病历书写规范,市民都可以投诉”。
 
  对策2
 
  药房医院分家采取社会托管
 
  此前新医改曾提出“医药分家”,其中一种探索模式即医院的药房要分离出去,由社会托管。“我觉得该模式值得探索,两者不挂钩,或许能断绝之间的利益链。”市民李先生说。
 
  专家点评
 
  可试但要有保障机制
 
  “目前,医院药房是有双审核制度及药师咨询,保证患者用药安全,而社会药房则还没有提供这么完善的药事服务过程。”蔡湛宇表示,若将来社会药房能完善这一机制,那这种模式可以尝试,“既让医院不用背那么大的药事成本,又让患者有更多选择权”。
 
 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副院长、市政协委员尹炽标也认为,托管药房的举措门诊可以实行,不过关键是运行机制要衔接。“像诊金问题,现在大部分医院靠药品加成弥补其他的不足来维持医院运作。如若门诊药房取消,医院该得到相关的补贴来维持运作。另外,医院药房由社会托管,药品进货的途径是否安全、药物质量是否得到有效保证、如果出了问题责任归谁等都要考虑,如果这套机制可以理顺,药房托管的举措就可以实行。”

打印本篇文章    关闭窗口